Suiy

湿漉漉

王源准备洗澡的时候王俊凯去闹他,拿花洒开了水把王源淋湿,王源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,还好王俊凯调的是温水,不算太刺激。

水流喷洒在王源脸上衣服上,一点点把王源T恤的布料变得黏腻贴身。

一开始是纯粹玩闹的,但是浴室湿气太重,好像起了雾,王源后退着躲避的样子很微妙。王俊凯捏着手柄的指尖松了又紧,两个人单纯的打闹有点变了味道。

这时候王源抬着手在前面无章法的挡,王俊凯站的不近,所以淋到王源身上的水其实比较少。可他才放松警惕想从角落溜走,转身的时候稍不注意,就被王俊凯粗暴的把水喷进眼睛。

眼睛有不适的感觉,王源皱了眉狼狈不堪,他觉得自己大概满脸都湿淋淋,水还沿着嘴唇往下滑,太奇怪了。

不知道哪根筋搭错,王源伸了舌头缓缓舔嘴角,沿着唇角画了一圈,入口的水滴寡淡无味,他嫌弃的吐舌。

水流停顿了一秒,耳边传来花洒水管的细微摩擦声,王源心里忐忑,下一瞬就被更加猛烈的水流喷了一脸。激射的细小水柱攻击性十足的拍到他脸上,王俊凯显然已经把开关开到最大,王源毫无准备,马上被呛到,还不小心喝了许多水。

王源整个人都很不好,揉了眼睛朦胧看见王俊凯拉起水管走近他。

浴室灯光打的王源白的更柔和,带着水珠的唇也是鲜艳的粉红,淋湿了的衣物暴露无防备的青涩曲线。

王俊凯绞起水管的手缓慢的绕圈,用力一握,将花洒捏的更紧。

他想起刚才王源伸出来舌头舔上唇的画面,在洒了整个浴室的暖黄灯光中,他独独看到突兀的那一处。暖色调无法包容王源舌尖的鲜红荡漾,它沿着那饱满的嘴唇舔过,柔而轻缓的勾住王俊凯脑袋所有紧绷的神经。

比起水流喷射的声音,更喧嚣难耐的是王俊凯掩盖不了的吞咽。喉结抖动,随着王源舌尖下咽一次又一次,蒸腾的湿气也解不了干渴。

王源觉得这已经超出玩笑的范围,王俊凯越走越近,怕是还要继续,于是他只得宣布:“我不玩了,要洗澡。”

王俊凯斜跨着腿不说话,沉着脸拿喷头继续喷他,王源被淋了几次,黑脸了,王俊凯才说:“你像刚刚那样舔啊。”

被这样一说,感觉无意间的举动被曲解,王源脸红的结巴,还觉得王俊凯很变态,只能一味说:“你出去吧,我要洗澡。”就要把王俊凯推到门外去。

王俊凯现在并不想走,王源推他,他趁势拉着王源的手,将王源压在一边。两个人脸很近,他盯着王源的眼睛,伸长舌头舔王源的嘴角。王源偏了头,又被他握着脖子掰回来,捧着脸在湿漉漉的浴室亲吻。

王源很软很甜,被王俊凯卷着吮吸,鲜艳的一截舌尖落进另一个人嘴里,红色偶尔从他俩难舍的交叠中漏出来。王源习惯性的抬头吞咽,王俊凯轻轻的吻他,在他唇上嘬一处,才依依的离开。

被吻过之后的王源更加可爱了,大而黑的眼珠里面全是王俊凯,有种娇憨的迷蒙,仿佛任人摆布的娃娃。王俊凯握着他下巴,用拇指摩擦他红艳的唇,指尖恶意的揉弄颜色湿润的唇珠,看见王源不满的皱眉。

怎么会这样呢。

王俊凯纳闷了,心里痒的疯狂,手上的力气也不控制。这双漂亮的唇被他用各种方式把玩很多次,可即使再用力再热情的亲吻,仍旧不够。

或许再放纵点,留下什么痕迹就好了。

王俊凯握着王源两颊的手缓慢往下,抚摸王源从圆领T恤里面露出来的修长脖颈。

王源缩了脖子,身上淋了水,时间一长就变得冰冷不适。王源向后退,脚踏在湿漉漉的浴室地板发出滑腻水声,王俊凯更加靠近,整个人罩住他,挡住了背后的灯光。

王源看不清王俊凯的表情,但王俊凯抚摸他脖子的手让他提心吊胆,锋利的爪子放在他命门,按压着血管的脉动,有种迫人的压力。然而王源不想反抗,甚至顺着王俊凯抚摸的动作,稍微的歪头,露出那段线条流畅的脆弱颈项。

王俊凯果然受到迷惑,俯身去舔舐,王源能确切感受到王俊凯的唇碰到自己脉搏的瞬间。王俊凯的吻温度太高,有种被他吞噬的火热,王源无助的闭上了眼,同时更加清楚的体会王俊凯在自己脖子上的动作。

王俊凯先是柔软湿黏的舔,后来大概认为这样温情的接触不够,干脆露了尖牙,一下咬住王源后颈大片皮肤,王源仰了头沉闷的哼,求饶说痛。

王俊凯听到他呜咽的求饶,也只停了那么一下,随即双手用力提起王源的腰,更加深的咬进他筋脉里面,炙热的鼻息喷出,咬合的深度让王源恐惧,脚尖都绷紧。

真的很痛,他的颤抖沿着每一寸肌肤传到埋首在他脖子的那个人嘴里,却仿佛令王俊凯更加兴奋。

王源是被咬住咽喉的猎物,无法挣扎的更加把自己送入捕食者口中,胸膛连着脖颈轻微起伏,连呼吸也是小心翼翼,害怕进一步的噬咬。王俊凯拘着他的腰,肆意在他身上留下痕迹,好久才松了口,舌尖在留下红色牙印的那处舔过,再埋头用力的吸,于是那一圈被鲜红的淤血凝结,于雪白的颈项中真是刺痛的显眼。

王俊凯慢悠悠的起身,离开王源脖子后还对他愉悦的笑,王源坚决的把他推出浴室,走之前王俊凯还歪着头仔细瞧,那抹红色在王源脖子上跋扈的占了一大片,看得出来会有多么痛。

 

王源关上门落了锁,呆呆开了花洒,水雾喷射中羞耻的感觉也轻了一点。刚留下的印记冰凉刺痛,勉强可以忽略,他飞快把湿淋变重的衣服都脱了,洗澡的动作也很自然。

湿气又一次在浴室蔓延,刚才的记忆被掩埋在厚重的水汽里,似乎没发生过一样。

只是洗头时不小心,洗发水的泡沫沿着后颈流过伤口,沁入鲜红的血色中。

王源嘶的痛呼一声,嘴里含糊的抱怨两句,却不敢伸手去碰,动作迅速的咬牙冲水,脸颊绯红。

评论(74)
热度(1962)

© Suiy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