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iy

# 22 失眠

这是什么鬼天气。

王俊凯在水龙头下面猛地一甩手,水珠有几滴被挥到镜子和洗手台上,他用尚且湿润的手指抓抓头,斜着脖子一瞬间看见镜子里面的自己。

呼吸起伏的幅度很大,只在一两秒端详自己的过程中,锐利又沸腾,蛰伏着压抑着浓烈的冲动就要从眼里奔涌而出。他用力闭上眼,眼睛就好像有人影浮动。

因为反复回忆,颜色都记不清的简单T恤,袖口的缝线他却能够清楚数出来,密密缝好再细细订住,包裹住对方肉色甜蜜的骨架,手臂举起就荡悠悠垂到肩上,落到深而脆弱的锁骨里头,露出的是白的晃眼的、与自己不大相同的细瘦手臂。

 

虽然天气渐渐的变冷,大街上的路人还是穿颜色鲜艳的短袖多,偶尔下一些雨,忽冷忽热不干不脆,裸露在外的手臂被风一吹就想藏起来,真要穿上长袖又觉得累赘。

本来大家都穿着短袖,并没有什么不同,但是有天明明并不是很冷,王源却穿了一件棕色的外套,进了室内太热,就坐在凳子上面,屁股只沾凳子了一点点,腿理所当然的伸出来,慢吞吞的脱。

王俊凯不由自主的盯住他看,看他左边的手臂露出来,研究他紧贴着粉色皮肤皱巴巴的短袖。袖子的开口太大,王源脱好的一只手臂抬起,去扯自己的另一边,肩线凸起尖尖小小一块,随着用力稍微的移动。

王俊凯咬紧下唇,快速望了左右,回过头仔细回想看见几个人,又有谁是目光放空盯着王源方向。

没什么奇怪的,大家都静下来的时候,唯一移动的那个人自然成为焦点。

王俊凯抓起地上的水瓶,慢悠悠走到王源旁边,王源就被挡到阴影里面。这个角度除了他谁也不能把王源看的完全,王俊凯拿水瓶去敲王源的头,快碰到头的瞬间收了力,轻轻点到王源蓬松的发顶。

天气放晴的黄昏,有一排排阳光从玻璃窗折射进来,落在王源毛绒绒的脸颊和手臂,王源捧着外套,一只手杵着凳子抬头看他,薄薄的眼皮放下再睁开,空气里面灰尘上下飞舞,王源随着缓缓笑出来。

 

阳光慢慢在屋子里面走,每一排都懒洋洋的偏移两毫米之后,王俊凯才回过神。

拿着水瓶的手无意识的反复挥,王俊凯忍住动手的冲动,用水瓶戳王源的手臂,白白嫩嫩的触感很棒,王源躲了几下,王俊凯低头,长长的刘海盖住看不见他眼睛,报复一样的继续戳,王源就受不了弯了手臂,嘻嘻哈哈。

王源太瘦,胳膊还没有王俊凯拿着的水瓶粗,王俊凯玩几下,在他身边坐下来,尽量动作自然的伸手,假装把王源拉到自己身边,趁机感受了对方在袖口半隐半现的那截肌肤,突然想起来某一个闷热夏天在书里读到的诗句,再配合着手里传来的不盈一握,有点慌乱的口干舌燥起来。

王源背对着他和别人比手画脚,留给他的是单薄的后背,清晰可见的骨骼曲线,肩膀和脊背明显的起伏。

王俊凯目光散漫的在他身上跑,从肩膀到手臂,从后腰到脖子。 他喝了一口水,努力思考如果现在把王源用力压下去,王源会有什么反应,或者如果把手伸到王源衣服底下去,甚至隔着衣服摸一摸会是什么感觉。

王俊凯很想做点什么,明知道那是不对的,可是忍不住脑袋里天马行空,把王源折腾的整个人的粉红——像他看过王源泡完澡的红通通模样——该有多满足。

可是他不能。

在王俊凯眼里王源还是个一根冰淇淋就能满足的小屁孩,时常抱怨不会做的数学题,看幼稚奇怪的电视剧,王俊凯想买下所有甜蜜华丽的甜点送给他,为他准备温暖的怀抱和大衣,牵着他的手带他穿过乱石和流弹。

而自己想做的,对于王源来说太过火。即使那个人也会贱兮兮的讲着讲着荤段子,和别人邪恶的相视着笑起来,但是王俊凯从来没奢望过王源理解他现在濒临的状态。

只好频繁的接吻,拥抱,像个变态一样把自己埋在王源的脖子里面,幻想自己正在撕咬那里的皮肤。

 

王俊凯又梦见了王源。

梦里面是王源脱外套的场景,但是练习室空荡荡只有他们两个人,王源脱了外套,又把袖子卷起来,阳光在他裸露的皮肤上面沸腾,白细的手臂随意挥舞着,在王源的脑袋边上。王源又朝他笑,傻兮兮又偏偏很诱人。

王俊凯扑过去亲吻他的嘴唇和脖子,恶狠狠的握住他的手臂,留下手指的红痕。王俊凯问王源可以吗可以吗,王源总是点头,王俊凯就伸手去摸他衣服下面的身体,看到对方露出自己从没见过的模样。

醒来之后浑身都汗湿了,看看时间,是半夜1点,王源红着脸的样子用一百零八种特效在他眼前循环播放,失眠失眠,脑子一热什么理智都没有了,王俊凯大力拍了床坐起身,脸色狰狞的拿手机,拨通了王源电话,凶狠的吓唬他让他不许再睡,王源迷迷糊糊的嗯一句。

挂了电话看到一条短信,是他睡前王源发的,说想吃冰淇淋。

王俊凯换了衣服裤子,蹑手蹑脚从家里出来,晃到王源家附近买了个冰淇淋,到了王源家门前,才刚把电话打通,门就开了。

王源穿着宽大的T恤短裤,细细的胳膊腿露出来,头发乱糟糟,因为半夜被大坏蛋吵醒,现在正气鼓鼓可怜兮兮,看到王俊凯手里拿着的冰淇淋,变戏法一样眼睛就亮起来。

王俊凯把冰淇淋递给他,忍不住把他揽到自己怀里去,揉揉他的头顶,在他脸颊亲亲。

 

王源进到房间又爬上床,手捏着冰淇淋晕晕的吃,咬一口舔一口,红红的舌尖上沾了白白的一点。

王俊凯把门反锁了,也爬到床上看他吃,王源只勉强睁眼瞧他不到一秒,又缩缩脖子闭上眼睛吃,嘴角上沾了汁,在晚上亮晶晶反射灯光,用舌头舔舔,乖的不行。

王俊凯看着看着,脑袋离王源越来越近,最后捏着王源拿冰淇淋的手,一把移开阻碍,吻住他红通通的嘴,舌头也伸进去,能够尝到冰凉甜腻的味道。王源没了冰淇淋吃并不是很开心,但还是顺从的像舔冰淇淋一样轻轻舔王俊凯舌尖,轻轻的像小猫一样,激的王俊凯全身都颤抖起来。

顺着亲吻的姿势坐到床上,王俊凯把靠着墙的王源拉进自己怀里,双手用力握住对方的腰,仔细把他嘴里的甜味都舔遍也不放开,冰淇淋都融化了,滴在王源的睡衣上,还有裸露的上臂和锁骨。

王源已经醒的差不多了,王俊凯把融化了的冰淇淋扔掉,他还明显露出舍不得的表情。

王俊凯拿了纸巾给王源擦手,王源就乖乖伸手,擦完睁大眼睛看着他,问他这么晚来干嘛呢。

王俊凯拉着王源的手指,似乎在仔细清理指缝里面黏腻的奶油,没有说话,指尖却用力的快把王源手背捏红。脖子和手臂上还没擦好,王源就被王俊凯拉起来,王俊凯盯着他的眼神很恐怖,王源喃喃的不知如何开口询问。


“王源儿,我忍不住了。”

王俊凯说完,一只手握紧王源手臂关节处,举起来仔细的盯着,想研究这身体到底有什么不同,能让他主动把理智收拾打包丢给狗吃掉,眼睛却自然的捕捉到上面融化的奶油,王俊凯故意看着王源的眼睛,低下头舔了舔。

舌尖接触到对方袖口的皮肤时,王源抖了一下,王俊凯力气很大,他抽不回去,慌乱之间感受到王俊凯不仅舔舐,还在啃咬他的手臂,甚至可以感受到虎牙印下的尖锐疼痛。

王俊凯抓着王源的手臂,仿佛把他整个人都捏在指尖,空闲的右手揽住王源的腰,强迫的压着他靠在自己肩上,王源整个人薄薄的,下巴抵着王俊凯的后背。

这么亲密的抱着,王俊凯更加感到王源真的好小好小,也舍不得放开对方的手臂,抬头去看王源慌乱的眼,是被他突如其来的怪异行为吓到了。

王俊凯已经硬了,隔着牛仔裤明显顶住王源赤裸的大腿,王源逃避的缩缩,却被王俊凯压着身体躲不掉。

王俊凯安慰的亲吻他的嘴角,转头继续舔吻王源颈窝留下的冰淇淋,王源怕痒,轻呼一声,没有推开反而双手紧抓住了王俊凯的外套。

重庆的夏秋之交,即使凌晨两点也能听到来往轰鸣的车声。伴随压抑婉转呻吟,忍耐已久的情绪喷涌而出,疯狂的卷过王源年轻的身体,留下缠绵湿漉的印记。

夏天结束了。


评论(149)
热度(941)

© Suiy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