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iy

#6 梦

两个人正在训练,应该算是夜晚了,练习室里灯光明亮。在他前面不远的王源流了很多汗,整个衣服都湿了,贴在他身上,变得透明的布料紧紧包裹着纤细的身体,因为太湿太透了,连胸前那两抹粉红都能隐约看清。他觉得自己有点燥热,说王源儿要不你去换一件衣服吧。

王源点点头,居然就在他面前把上衣脱了,又接着揭开裤子,露出修长白皙的腿。说小凯你来帮我换衣服。

王俊凯走过去,因为太过激动有点笨手笨脚。对方身体纤瘦柔韧,可以很轻易的抬高双腿。手掌拂过对方肌肤,感觉像是丝绸一般,忍不住将手摸进王源柔嫩的大腿内侧,呼吸急促的摩挲,舍不得离开。

王源傻傻笑说好痒啊,声音勾的他喉咙干渴。

他也不给他穿衣服了,直接把王源压在身子底下,把他的大腿,锁骨,胸膛,乳头都摸了一遍,王源笑嘻嘻没有生气,用温柔的像水一样的眼神瞅着他,轻轻的说:“小凯想对我干什么都可以哦。”

于是他甚至咬了一口王源肉嘟嘟的小脸蛋儿,亲亲他的嘴唇,把他身上舔的湿漉漉的。

已经做的很过分了,脑子还叫嚣着不够不够,最后实在忍不住把自己挤进王源身体里摩擦,两个人双腿交叠,他简直爽到天上去了。

低下头还能看到王源在他身下,长长的腿环着自己的腰,头发乱糟糟的呻吟,叫他“小凯”、“小凯”。

……

“小凯!小凯起床了!”有人在推他。

睁开眼,发现是妈妈。王俊凯迷糊了几秒,清醒过来后一下把被子蒙到头上,闷闷说:“好,我马上起。”

在被子里听到脚步离开,他才皱着眉起身,睡裤里黏湿的触感让他很不舒服。动作僵硬的把自己的衣服换了,团吧团吧扔进洗衣机,身上清爽起来,脑子里还是乱糟糟的。第一次做这种梦,主角居然是王源,这一事实像是给王俊凯投了一颗炸弹,让他手足无措。

再见到王源的时候,王俊凯下意识保持距离。可是王源还是和从前一样,笑眯眯的贴过来,跟他说一些散漫无主题的话。 王俊凯只注意到他开合的唇瓣,再从唇转到脖子,顺着衣领游进那单薄衣裳下的身躯,还能回忆起昨晚梦里看见的小小胸膛,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那么诱人。

等回过神,王俊凯发现自己的视线又停在不该留的地方,他烦了,一把推开王源:“别说了,训练。”

王源也不气,乐滋滋的跟他一起训练去了。

练习室里面大家都在压腿,王源最讨厌这个项目了,跟着做了一个压腿的动作,身体压低,脸上五官都疼的皱起来,低低的哼一声,并没有哭。王俊凯自己也压着腿,看到这一幕居然又有奇怪的联想,觉得自己快没救了,黑了脸说:“压腿别出声!”

王源正疼着呢,也没理他,王俊凯只好继续听着对方蚊子一样的呻吟,腿上也痛脑袋里面也痛,好想马上把那个声源绑起来套在麻袋里扛走,在没人的地方教训一顿。最好是能把他的衣服扒光,再把对方的腿分到最开,狠狠欺负到哭出来为止。

这样咬牙切齿的脑补着,竟然也觉得一阵热血上涌,恨不得现在就把罪魁祸首扑倒侵犯。

他真是病的不轻了。

王俊凯整天都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息,整个屠夫的练习生都被吓傻了,王源一开始没察觉,后来总算发现了,他有点奇怪,就多注意了一下。

王俊凯也知道王源在看他,过分的是王源看他不直接看,就像只兔子一样小心翼翼的,还畏畏缩缩,每次他想回头喝止,那个人早把头缩了回去,眨着大眼睛很无辜的样子,看的王俊凯心头火起。

皆因对方偷偷摸摸的小动作、投射过来亮晶晶的眼神、被黑脸之后咬着下唇的样子,都能让王俊凯分分钟忍不住扑上去:这哪里是偷看?分明就是在卖萌!

他几乎是迫切的想逃离这个充满王源的空间。毕竟再待下去,他觉得自己可能会疯。

好不容易训练结束了,王俊凯抓起衣服就想走,王源不识相的走过来拉住他袖子:“小凯,我们聊聊?”

王俊凯内心警铃大作,理智告诉他现在自己这种奇妙的状态不适合聊天,特别不适合和王源聊天。但是身体却完全拒绝不了,王源拉着自己袖子的眼巴巴样子太过可爱,他这么温顺祈求的样子过来拉他,王俊凯无论如何也拒绝不了。

也对,王源这幅样子,就算他说要王俊凯给他唱小苹果,说不定王俊凯都能答应。

“聊什么,快点,我要回家复习了。”王俊凯只好一副不耐烦的样子,转头不去看他。

王源今天脾气居然很好,关切的问他:“你今天不开心啊?”

对!我烦死了!你能不能离我远点?——心里这么想,王俊凯嘴上酷酷的说:“没有,只是最近学习压力大,你想太多了。”

王源纳闷:“可你两天前还跟我说,初三对你来说小问题啊。”

王俊凯简直恨不得自打嘴巴,硬着头皮说:“这两天遇到问题了不行啊。”

下一秒,王俊凯感觉有一双手扶住他的头。是王源,为什么他的脸贴的这么近。

王俊凯一时间脑袋一片空白。脸颊两边被王源的手掌碰触的部位像是触电,又像是被烫伤,热热麻麻的,而昨晚在他的梦里被他亲吻侵犯的王源,现在就在他眼前,睁大眼睛好奇的端详他,语气满是关怀:“你有黑眼圈啦,昨晚没睡好?”

王俊凯可以感受到对方的气息,这个角度可以看进王源宽大的衣领里面,那里,隐约可以看见有两点粉红色的…

王源接着还说了什么,他没听进去,脑子里面都是昨晚的梦,那个场景和现在的王源交缠起来,好像这个人下一秒就能像梦里那样,全身赤裸被他抬起双腿…他浑身震了一下,把王源的手甩开,磕磕绊绊的说:“对、我回去睡觉、走了。”就兀自跑出练习室,落荒而逃。

——居然只是这样就勃起。他果然是没救了。



评论(31)
热度(575)

© Suiy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