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iy

告诉你一件事

1
深爱着一个人有时候是件特别残酷的事。
即使是在外人眼里看起来都年幼可爱的这两位,他们的世界也是一样。只能看到对方,看不到其他人。
与各位都相处融洽,有许多不错的朋友,不过是他们将善意都照单全收,收下的时候带着无害微笑,不代表他们看不到别人玩的小动作。
别人与他们终究不一样,除了和那个人是我们,与其他人都是敷衍的你和我。所以也就不在乎那么多,和谁友好都不过是一时把戏,他俩已经双双修炼成刀枪不入的阿喀琉斯,只要别人不去踩他们的脚后跟,便是无懈可击。
2
把这辈子的爱都给一个人是件特别冒险的事。
这个人就牵动你的手脚,束缚你的心脏。身体被他主宰,爱意包裹着,胆子就特别大起来。
圆形花洒下,冰冷的水流一波一波冲在王源身上。
快30天了,时间点点冲去另一个人塞满他脑袋的爱意,日复一日,人情冷水侵蚀温情。
大概是要像这样的一个月,独自来到没有王俊凯的地方,和另外各式各样的人打交道,让流言蜚语和各种质问拷打,无所畏惧的爱意才会将手指从他眼前放开。
浴室被水雾和光线充满,水如柱打在王源下削的肩,沿着臀线滴出。他动作很快,特别用力的清洗自己手臂内侧,他想快快结束,不愿在这片逼兀空间作太多心里斗争。
跟自己强调不要想太多。可如果这时候王俊凯给他电话,他估计要抱着手机,一遍遍求他“你来抱抱我”。
过往从未如此分开过。有王俊凯在他多安心。
有了他,王源未曾质疑这个世界能为他俩撑起一片乌托邦,小心翼翼的相恋不过是一种生活方式。
他以为什么都打败不了他俩,时间距离际遇却让他轻易慌了阵脚。那个人留在他的记忆中强大坚定的爱还在,只是因为距离没有办法再全部霸占他的脑海,脑子里面空了,不安和无奈就会涌进来。
心灵脆弱的时候,身体并不知道,只是按照往常给出反应。
被另一个人碰触,拉着手腕,拇指稍微用力的按压画圈,这个小动作像是王俊凯与他调情时的惯用手法,身体不由自主的战栗,不经思考就用力甩开对方。头皮发麻,只想闪躲。
本来是男生之间自然的互动,但是由于被别人圈起来,属地不可侵犯的条例画到他脑子里,留着痕迹。被那人重复驯服的身体深刻记得往常亲昵的方式,身体也会识人,拥抱的感觉不一样,直接替他做了拒绝。
他都惊讶于自己的下意识,包容性很强的他被王俊凯变得再不包容了。
洗完澡把自己抛到床上,王源湿漉漉的粉红指尖弯曲,数数来到这边的时间,发现他有30天没有被王俊凯抱了。没有王俊凯监督,他也有认真清洗自己的身体,特别是手臂被别人握住的部分。
身体大概记得另一位主人,想被用力的抱住了。王源闭着眼睛,膨松的棉被将他纤细的身体掩盖,脸上表情是稍微的痛苦难耐。有未擦干的水珠从他的眼睫滑到抿起的嘴角,更多的滴到枕头上。
他想象王俊凯可以来抱抱他。
这次他要乖乖的,王俊凯在自己体内鲁莽冲撞都可以,射在里面也可以……
可王俊凯并不在。
再没有王俊凯的拥抱,他觉得自己要变得可怜兮兮。
3
无法自持的爱一个人是件特别可怜的事。
王俊凯将手肘架在膝盖,头埋入交叠的双手间,等着熙攘人潮带来的嘈杂背景音如往常一般汹汹涌将他围绕。
他为什么在这里,大家只知道他是接了演出任务,但他仅仅坐着,捂着脸,手里捧着的眼皮焦急的却在颤。他抵着地的脚尖,抖动的频率已经昭示他身体的紧绷。
一同不被放松的还有他的精神情绪,他想左顾右盼,想看表掐时间,想拿手机打电话或者随便划一划,但是他控制住了,所有的异动被他埋进自己手掌里,埋进自己眼皮轻微的颤动里。
他在这里,除了演出任务,还有另外更迫切的目的。
在出发之前的一个月,他的身体仿佛迅速变得干瘪贫瘠,心慌口干,做什么都枯燥煎熬。
在出发之前的两个星期,他控制不住把所有工作反复看,只觉工作的地域极不合理。
王俊凯想,这个季节应该去宁波工作为好。所以中国地图重新组合,以宁波为中心方圆百里的城市一个个列出来,越近的工作越能得到王俊凯皱着眉头的详细阅读。
早就因为规划不同而被否决的某个提案,恰好在王俊凯画的圆圈圆心附近,他眼前一亮,心想得来全不费工夫,于是指着这一份给身边的工作人员讲:
“这个节目,就这个,特别合适。”
工作人员本想回他,这个节目你半个多月前说不合适啊。但是看他带着光的眼,以及与那光亮十分不相称的,近来迅速消瘦的脸,最后就没再说。
王俊凯近来不怎么开心,过的也不怎么好,瘦了这么许多,此时这样的欣喜,实在有些可怜。
在出发之前一天,王俊凯更加强烈的感受到了召唤,他抓着手机确认行程细节,自己动手收拾了许多行李。他睡了不怎么安稳且漫长无意义的一觉,匆忙赶去机场,跳动的心脏,跳动的期待焦急被他捂在手掌心,通过眼皮、脚尖却传出来。
他必须参加这个节目,他得去,因为他情难自持,迫不得已。
4
和你爱的人在一起,就是最幸福的事。
终于再见到王源,王俊凯心里没有了其他念头。
他的王源,并不是只有展现给别人的单纯可爱,还有更加靠近之后才能看到的浓烈鲜明。是他心中的绿洲,盎然明媚的绿荡漾在了无生机的黑暗里,能解他长途风沙后抓心挠肝的渴,是恨不得把他抱住融入骨血,将将入手却又扎心的疼。
他才年少,就已在这场漫长拉锯的爱恋泥足深陷。离开王源这段时间,思念折磨他至如此,他被爱胁迫,得来他身边才能重获新生。
王源看到王俊凯的时候,很是被他的憔悴吓了一跳。心疼的握住他的手臂,用指尖轻轻碰他的脸颊。
“你瘦这么多……视频时没有瘦这么多。”
王俊凯黑色的眸子深深投向王源,反手握住了伸出的手腕。
如果跟王俊凯相处的工作人员看到这一幕,应该会惊呆——不是由于王源,而是由于王俊凯——他握住王源的手是炽热有力的,他的眼神不再低沉的耷拉着,反而像把锋利带着火花的剑。
他整个人充满了信念。
这一幕大概可以回答原本精精神神的两个大小伙子,一个月之内迅速消瘦的谜题了。
不过是两个强大的阿喀琉斯,两个致命的,没有浸到冥河之水的“阿喀琉斯之踵”。

终于将王源拥入怀中,王俊凯在他肩膀和小小胸膛呼吸难得的亲密空气。他这么瘦,但这么有力,爱情总难以掩饰。在王源不在时被剥夺的他的生命力,现下也全部还给他,还一并给他打上了兴奋剂。
“这段时间,每天都特别想抱你。”王俊凯埋首在王源胸膛,鼻音浓重的说。
“我、我也。”王源手臂回抱住他,声音带着青涩甜蜜,颤动着:
“我也特别想你抱我。”

评论(159)
热度(1774)

© Suiy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