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iy

监守自盗

1
不知道有没有人相信,其实王源和王俊凯还是很乖的。
虽然在偷偷恋爱,但是要保密,王俊凯平时不会对他做过份的举动,在外非常克制,因为觉得他小,连那种事都很少和他做。
种种科学的研究表明,十七八岁的男孩子正是对性.爱最渴求的时候。王源对于王俊凯来说是一块饱腹的糕果,平时不能多吃,特别的日子比如生日纪念日这一类是要吃的。
要把他从柜子顶包装严实的纸盒里拆开,并定好当晚某时某刻开吃的闹钟,洗了手把他放在身边眼前,还没到吃的时间就握很紧,这样可以舔舔漏出来的糖浆。
王俊凯很少冲动潦草的跟王源做过,因为是两个男孩,要提前准备的东西和步骤都很多。他是善于同时惯于对王源负责任的,包括对王源的身体健康,因此可能带来的成长和发育会遇到的问题,等等等等,他会想很多。
王源是从小小一个就陪着他长大的小朋友,从还是青涩的一把就能捏起的胳膊和脚踝,害羞但逞强的梗着白细的脖子的那样一个王源,从很小就已经很诱人,害怕又完全信任他的王源,互相喜欢着不松口争吵完复又甜蜜的王源——占有王源,想必是王俊凯人生规划中的理所当然。
但是第一次发生的还是有些早。
在王俊凯心中,年幼的王源开朗清秀,初夏凉风会跟在他外套后边旋转打圈,连河边小狗都喜欢听他嘚儿乱叫。对于过早失去自制力他是有压力的,就像自己从无知懵懂时期就小心栽种了一棵树,果实还没完全成熟,就因为果树的甜香以及迷人的半熟模样偷尝了青黄的果子吃,入口是极甜的,吃了一个,再守着果实,去看小小青色的果实娇然迎风轻荡,他很难不监守自盗。
偷尝禁果的回忆太刺激震撼,一不小心泥足深陷的王俊凯,现下想起当时的境况,仍是会满头热汗。
美味的,青涩的,少年的温度和紧密包裹的肉体的味道,无一不引发他切齿的占有欲。
2
王俊凯在平时是挺让王源佩服的一个人,自律有原则,对他有非常多的束缚,关心和爱护是模范男友的程度。
但是表面上阳光向上的18岁大好青年王俊凯,也会有急色的时候。胳膊大腿和脖子,做的时候全都摸过了,穿上衣服摸是有不同的感觉吗,王源觉得是没有的。
王俊凯有时头脑发热,在很多人面前也会偷偷摸他,热恋的时候会被撩到,左闪右躲有点害羞,但要是心情不好,王源直接就会黑脸了。
王源黑脸,王俊凯还是挺害怕的。毕竟他俩各种冷战的记忆实在令人印象深刻。生活的太近了,谈起恋爱来,甜的时候是真甜,痛也鲜血淋漓的痛。
有一段时间他俩互相闹不明白,在朋友之外恋人边际拉扯。王俊凯因为自己认为的原则死犟,王源也在憋着一股气别扭难受。
闹了一段时间王源看淡了,他才十几岁,才十几岁就已经有了灰蒙蒙的想法。他想,他这辈子是要这样和王俊凯过下去了,他爱王俊凯,却也折磨他,王俊凯爱他,却要用各种名目教训他。
甚至那段时间做梦,他梦到自己和王俊凯变成两块磁铁,贴的很紧。磁铁S极的王俊凯在昏暗的落地窗旁和他划清界限。
要分手了,彻底做回好兄弟,还跟他讲故事讲大道理:我们贴太近了。你身上的伤疤刚好就是我的棱角,我们以为很般配,其实只是吸太紧造成的伤口。
又接着跟他说:身上的伤口是确实存在的,离开也会很痛。因为会暴露彼此的软肋,血肉模糊。
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。王源想,如果怕痛,就要这样不合适也勉强在一起吗?那岂不是对两个人都不公平。
可他又担心王俊凯突然有一天,变得不怕痛。
他问王俊凯,这样贴着舒服吗?王俊凯说,不舒服,但是这就是生活。
于是磁铁N极王源说,“你离开我,会很自在吧。”
王俊凯盯着他不说话。过半会儿问他,你又要发什么疯。
“你回答我呀。怎么,你心虚啦?”王源急了,开始咄咄逼问。
然后梦就醒了。
王俊凯见他惊醒,频频往他脸上看,即使在冷战,还是绕了一圈在他身边放下一张纸巾。
王源最烦他这样,说了一声:“你别管我。”王俊凯黑着脸走了。
一开始是两个人互相赌气,后面变成了互相和自己赌气,王俊凯是和别人玩让王源难受,王源是折磨自己让王俊凯难受。两个人身在局中,还不懂这种赌气方式是另一种叫嚣着无法分割的示弱。
直到有一天王俊凯又一次和他吵,忍不住的质问:“你不就是折磨自己要我难受。”
王源怒极回他:“你不也在我面前和别人玩的很开心?”
两个脑子憋急了终于透了气,相对无言。他俩太过了解对方,要对方难受的致命点也是一击即中。
自以为隐蔽的在乎被这样互相叫骂着掀开遮羞布,总要尝到更多甜头的一方先服软。
王源还在很凶的瞪着王俊凯的眼睛,来势却比刚刚的汹汹瘪了不止十倍百倍。气氛太诡异的尴尬,王俊凯掩饰不住嘴角的笑的抱住了他。
3
再大的不愉快总算是喜剧收场,这场恋爱的双方选手互相见识过对方生气时的杀伤力,日常看到对方黑脸总会收敛很多。
正如现下,王源不太喜欢王俊凯在即将到来的性.事前做一些多余的颇具情.色意味的接触,王俊凯当然能完全接收到他的情绪,但也只是维持在调戏到生气为止的程度。
王源大概不能懂他的心焦,他在树下看着青涩的果子摇曳,回忆摸过的每寸肌肤,感受到的每份温度,告诉自己下一次采摘快到了,即使还在树上其实已经是他的果实。
他的果实不知道他看的脖子酸,要开口又口干舌燥。
隔了久的做一次,王俊凯会从前一天甚至前一个星期就盘算好,没办法掩饰兴奋的,眼神和肢体接触,行动和计划都可以宣告,他就要x月x号xx时这个特别的日子。
可能由于他俩在大众心目中的形象还都是少年,大众缺乏一个少年对另一个少年的胸、腰、大腿、锁骨等等区域不必要接触的警惕心。
比如完全没有必要的,在王源和别人说话的时候贴上来捏他的腰,又或者在王源说他脖子酸,捂着脖子左右晃的时候,从旁边站起来用手指轻轻拂过露出一片的肩线。
是小孩子的特别打闹方式吧。
各自有各自关心内容的所谓大众,领悟不到少年被掐住腰之后稍微的僵硬,尝试过后也无法自然挣脱,在他手下微微颤动的风景。
也无法发现,他触碰到的那片肩膀,在他手指划过之处的经脉、锁骨和脖子连起来的线条,血液在他手底下奔涌输送着不安和羞赧去往耳边。
一旦王俊凯说是要做了,最后确实是都会做的。可能因为他选定的时间地点都刚刚好,就算有任何阻碍也会被提前准备一个星期的清扫干净。还有可能要归功于他的执着。
热恋中的男孩对他爱恋的身体的执着,真是不屈不挠金石为开。
王源的手凸起的纤细的腕骨,弯曲光滑的膝盖,平时将不该有的念头都努力的锁好,但若是设定了某时某刻这样一个拆礼物的时间,总是忍不住要多看自己的礼物一眼。
紧贴着坐一个沙发,毕竟都长大许多,身体相贴的很挤。王俊凯恶意挤压王源大腿,让对方缩到一边,他从对方的下颌骨扫到发尾,将头低下看王源宽大圆领的棉T阴影处的肌肤。王源窘迫又强装镇定的低头勉强的笑,这样也阻挡不住那仿佛有形的目光。
大众不知道这个角落发生了什么,但在知情二人的脑海,这个小沙发却有热汗和暑意,心如擂鼓和怀春秘事。
两个少年小小的推挤,越是推挤,王俊凯就越渴,他忍不住抓紧了王源的手腕,脑海中浮现的却是树上用屁股对着他晃悠的青色小小果实。
水不能解他的渴。

评论(213)
热度(2167)

© Suiy | Powered by LOFTER